哲思茶馆  - 讨论区

标题:Linux之父真实的一面:敞篷车、咖啡和代码

2012年03月26日 星期一 11:25

【51CTO精选译文】关于李纳斯·托沃兹(Linus Torvalds),那辆奔驰SLK敞篷车的车牌透漏了一切。车牌的上框写着“李纳斯先生”(Mr.Linus),下框写着“极客之王” (King of Geeks),车牌号码是:“3个孩子的老爸”(Dad of 3)。

如果有幸遇到李纳斯·托沃兹,你会发现,这个美籍芬兰人举止温和、平易近人。他与妻子托娃(Tove),还有三个孩子,住在波特兰奥斯威格湖北畔的高档住宅区。在这个占地6000英尺舒适而宽阔的家里,还住着一只猫、一只狗、一条蛇、一只金鱼,还有一只小兔子和宠物鼠。房子的黄色的,那辆奔驰敞篷车也是一样的颜色。黄色是李纳斯最喜欢的色彩。

事实上,李纳斯与邻居们并没有太多共同之处。他驾车时直截了当,手起脚落间,汽车已飞驰而去。在除此之外那些时间里,奔驰敞篷车总是安安静静地停在一旁。另外,在他家的壁炉架上摆放着许多企鹅布偶,数量多得有点反常。

李纳斯过着一种双重的生活。一方面,他是那种再普通不过的男人,每隔几周会和朋友小聚,玩玩一把20美元的扑克。另一方面,这个男人掌控着Linux:在过去20年里,这个卓尔不凡的开源软件开发项目不但撼动了微软,而且成为了Google、Facebook和Amazon等互联网巨头不合或缺的基石。

李纳斯·托沃兹已步入中年,Linux也是如此。如今,人们已习惯将两者视为理所当然的存在。李纳斯和他创建的Linux仍然在成长,变得更大更强。两个星期前,SUSE Linux的制造商因系统安全要求而被李纳斯指责为“白痴”。Linux如何?这一开源系统已无处不在。下周,Linux系统制造商Red Hat将成为第一家年收入高达10亿美元的开源公司。

Linux最初出现时只是作为一个弱势的项目,其出生源于李纳斯意欲在因特尔386计算机改善Unix性能的想法,那时,他还在赫尔辛基大学读书。但是,Linux很快成为一种对抗的力量。它的对手当中,不仅包含提供大规模Unix服务器的DEC和Sun等公司,还有制造Windows系统的巨头微软。

遍历上世纪整个90年代并延续至下一个十年,这场战争对双发而言都堪称激烈。不过,截止今日,Linux已在多次战役中获胜,而DEC与Sun却成为了明日黄花,甚至微软也尽力保持与Linux等开源项目之间的和平共处。Linux已不复往日的炙手可热,它只是胜利了,简单而平静。

根据Linux Foundation基金会,在过去的七年里,8000多位开发者曾为Linux内核增砖添瓦。对于定制类消费产品,Linux已成为一种标准的操作系统。从飞机上的视听娱乐系统到Android 手机上的流媒体播放器,这只小企鹅的身影无孔不入。“它已成为行业的血管。”杰瑞米·埃里森(Jeremy Allison)如此评价,这位Google工程师常常对开源这一话题评头论足,自身也是Samba开源项目的主要开发者。

而且李纳斯成为了父亲。

年初,厨房里的李纳斯

当小企鹅遇上钢铁侠

对于10亿美元的年收入,Red Hat公司应感激李纳斯;而对于伯特兰那座黄色的房子,李纳斯应向Red Hat致谢。早在1999年上市之前,Red Hat公司为李纳斯提供了优先认股权。后来,这些股票的价值高达约100万美元。李纳斯称,那是唯一的一份大回报。作为奖励,Transmeta以及另一家Linux新创公司VA Systems也曾为李纳斯提供一些股票。在他可以转手卖掉时,那些股票还不值钱。

按照一名极客的标准来看,李纳斯过得日子可称得上相当不错。他不但从非盈利性机构Linux Foundation基金会获取了报酬,同时又可以做爱做的事情——管理开源软件。只要他想要,还可以飞往世界各地去谈论他喜爱的工作。另外,他还拥有追求其他爱好的自由,比如潜水。上个星期,李纳斯和朋友德克·亨德尔(Dirk Hohndel)在胡德运河约4.5摄氏度的河水里呆了几天,帮助对6名美国本地挖蚌人进行潜水认证。此外,李纳斯已开始编写一款开源性的潜水记录软件。

去年,在英特尔公司的邀请下,李纳斯和妻子托娃曾参加莱坞前奥斯卡(pre-Oscar)颁奖晚会。在那里,群星云集,与会者摩肩接踵,转身之间可能就碰到某位明星。那天,李纳斯曾遇到“钢铁侠”小罗伯特·唐纳和《广告狂人》主演乔·汉姆。不过,钢铁侠并不知李纳斯是何许人,而乔·汉姆则知道Linux之父是谁。

他曾后悔过吗?“一点也没有。”李纳斯说道:“事实上,恰恰相反,我很开心,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儿。”接着他又补充道:“我是说,如果我开了一家公司,那可能会不同,因为我想要开公司。我关注的是技术领域,因为我喜欢做这些事。”

对于每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,以及那些野心勃勃试图取代前者的新创公司,这是他们想要听到的好消息。Linux是他们需要的操作系统。

李纳斯家中的壁炉

Linux风暴

Linux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,源于三股强大势力偶然的汇集。首先,Linux起步时,因特尔处理器即将迎来它的黄金时代。今天的员工时常在公司里偷偷使用iPad和智能手机,而很久之前,那些狂热的Linux爱好者私下将因特尔计算机带进公司,创建一些原型程序来为网站、文件和打印提供廉价的服务器。

第二股力量是GNU通用公共授权(GPL)。上世纪80年代,Unix制造商运营状况良好,但是许多非常优秀的技术被这些公司拥为己有。对于公司而言,这是一种有利的策略,然而长远来看,对于Unix却是一种错误的选择。当进入1991年时,市场上已存在大量互不兼容的Unix版本。Linux授权规定,任何人对系统所作更改必须公开共享。这一规定即可防止系统变得四分五裂,同时也让真正优秀的软件能够为每个人所用。第三个因素正是李纳斯本人。从某种程度上而言,他为Linux系统烙上了个人的印记,这在开源世界里,实属少见。

上世纪90年代,李纳斯搬来美国居住时,Linux热潮正处于其巅峰时期。理所当然,这位Linux的缔造者成为了开源运动极具影响力的发言人。他曾就职于机密的芯片新创公司Transmeta(已在后互联网泡沫破灭中消失)。记者并未针对Transmeta公司这一话题发出提问,不过显而易见,心直口快的李纳斯并不在乎无意中会激怒某些人。他和那位不招人喜欢的独裁者比尔·盖茨形成了完美的对比。李纳斯低调谦和,一个普通人,只因好玩而踏入了计算机的世界。他和记者大卫·戴尔蒙德(David Diamond)曾于2002年写过一本自传,书名正是《只因好玩》(Just for Fun),非常值得一读。不过,李纳斯称现在他从未想起过这本书。

今日的李纳斯仍然只为兴趣而工作。在网络技术讨论圈子里,他是一个随心所欲、直言不讳的管理员,不过并非那种夸夸其谈的自大狂。这足以让他获得极客的认同,同时又避免与那些聪明人变得疏远。SUSE Linux的制造商对此一定深有体会。

对乔布斯说“不”

对于正确抉择的追求依然驱动着李纳斯不断向前,即使Linux已步入舒适惬意的中年时代。“李纳斯,作为一个人而言,和我们每个人都一样,他当然也会变老。”李纳斯的潜水同伴德克·亨德尔如此说道,巧合的是,他在英特尔公司的职位是Linux与开源项目首席技术专家。“不过,作为Linux之神,李纳斯一点没有改变。他还是那个咄咄逼人、狂热似火、内心坚定的真理信仰者:一个真正知悉自己所做为何的人。”

也许,李纳斯一直站在与盖茨相对的那一端,不过作为Linux的缔造者,他与史蒂夫·乔布斯之间可能存在着更多的共通之处。李纳斯引领着Linux开源项目,更多的不是依靠编程来实现,而是通过平息争端与技术裁决来指引Linux走上正确的道路。那种能力与乔布斯对于设计细节的极度关注非常相似,Google工程师埃里森如此评价。

“乔布斯具有无与伦比的设计品味。那些出自他手精美产品,能够令每个人都爱不释手。”他指出:“李纳斯拥有的是对于工程技术的直觉,正是这种东西让他与众不同。当那些存在潜在竞争的方案摆在眼前时,他能够单刀直入,去芜存菁,做出正确的选择。”

“那是他的长处。”埃里森继续说道:“这话意思是说,有时他可以扮演一个混蛋,而且深谙此道。”

李纳斯与比尔·盖茨从未谋面。不过,大概2000年前后,当时还在Transmeta公司工作的李纳斯曾遇到史蒂夫·乔布斯。乔布斯邀请他前往加州库比蒂诺市(Cupertino)参观Apple公司园区,并试图将其招致麾下。“拥有最大用户群的Unix,才是卖点。”而条件是:他不得不放下Linux的开发。“他想要我加入Apple,从事那些与Linux无关的工作。”李纳斯说道。乔布斯提出的条件对于他而言毫无可能。再者,他讨厌Mac OS系统的Mach内核。

“我回绝了。”李纳斯回忆道。

他并非乔布斯

李纳斯与乔布斯之间的相似之处很快烟消云散。乔布斯富可敌国,出入有名流相伴。他的车牌上从未出现过涉及家人的温情话语。甚至,他根本不用车牌。如果Apple公司的软件出现故障,他不会坐下来编写新程序来解决问题。对于李纳斯,那些正是他做过的事情。

上个月,在《连线》前往拜访的那天,带有稍许强迫性的细节关注力在李纳斯身上显露无遗。他很快邀我们进入房内,接着迫不及待地走到那间新式厨房里,开始一杯接着一杯地冲咖啡。他的雇主,Linux Foundation基金会,刚刚为他买了一台价值3000美元的新款优瑞(Jura)咖啡机。不过,他和妻子托娃当时都在担心咖啡机是否出了问题。

托娃一直在抱怨咖啡的余味里有股金属的味道。李纳斯也觉得很可能哪里存在问题,并在递过一杯意式浓咖啡时问道:“你觉得有那种味道吗?”

对我们而言,那杯充满乳脂的苦味浓咖啡,其精致醇厚可与咖啡厅的饮品一较高下。

整个上午,李纳斯都在不断地冲煮咖啡。当最终在桌球室里坐下交谈时,我们异常清醒又稍感不安。隔壁是一间朴实无华、未经装饰的办公室,正是Linux开源项目的神经中心。那个房间位于可容纳三辆汽车的车库之上。对于那些居住在郊区的父辈们,那种房间通常用于存放闲置物品,比如吉他之类。也许,某个周四的晚上,你会发现,在那个房间里,这位父亲正与三五老友谈天说地,饮酒歌唱。对于李纳斯,那间办公室有着完全不同的涵义。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一人在那里度过——管理这个星球上最为重要的开源软件。

正如李纳斯所言,Linux那些疾风暴雨似的重大战役大多已成为过去。“对于激进式的重新设计,我个人并没有那么开放。”他指出:“我们已经完成了激进式的重新设计,达到了某一点。在此处,我们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具备绝对充足的理由,再去做其他激进式的改变就是愚蠢了。”

每年李纳斯都会主持一场名为Linux内核开发者大会(Linux Kernel Summit)的活动。根据他的描述,这一活动与中世纪神学家大会非常相似。“有一场长达2个小时的会议最为沉闷,我们互相对对方的密钥进行密钥签名(key-signing)。”他回忆道:“神啊,那可一点不好玩。”

事实上,这位Linux的创始人甚至不愿谈论技术,他更喜欢写。“我觉得,保持代码精准无误或者展示代码样本之类的事情更为容易一些。”他说:“实际上,我认为,面对面谈论技术是一种让人非常讨厌的事情,因为你不能把代码写出来。”

相对而言,他更愿意谈论政治、水肺式潜水、公共教育系统现状,或者咖啡的味道。

原文:http://www.wired.com/wiredenterprise/2012/03/mr-linux/all/1

2012年03月26日 星期一 15:23

相比之下, 我觉得 Richard Stallman 比他的影响大多了. 虽然我还只是个小菜.

2012年03月27日 星期二 16:10

听说他还用Mac Air。。。。。。

如下红色区域有误,请重新填写。

    你的回复:

    请 登录 后回复。还没有在Zeuux哲思注册吗?现在 注册 !

    Zeuux © 2022

    京ICP备0502807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