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虎

王虎的分享

他的个人主页  他的分享

王石川:“被网瘾”背后有没有可怕的利益链

王虎   2009年09月01日 星期二 19:11 | 0条评论

作者:王石川

有消息称,备受关注的网瘾诊治标准有望年内出台。在网瘾的界定上,初步认定每周上网40小时以上即可认为是网瘾。40小时标准一出,立即引起热议,有人认为如此“一刀切”实在不科学。(《重庆晚报》8月26日)

这种粗糙的贴标签行为很让人厌烦,一个人有没有网瘾,不能胡乱界定。这种一刀切的做法也值得 商榷,有无网瘾需要因人而定,以时间长短来界定太粗鄙。诚如业内人士所称,上网是否成瘾最重要的指标应是心理状态,即看此人是否有不可控制的上网欲望,另 外一个重要指标就是上网目的,即是出于工作需要还是完全为了满足一种快感、欲望。

以笔者为例,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,我几乎每天在电脑前都在七八个小时,这样算来一周上网时间 绝对超过40小时,但我很不乐意被称为有网瘾。网瘾如今已被妖魔化、污名化,并且在许多专家看来,俨然是一种病。犹记得去年制订《网络成瘾诊断标准》的消 息传出后,就有网民惊呼,“一觉醒来,我居然变成精神病了!”为何有这种认知?根据该《标准》,网络成瘾跟赌博成瘾、酒精成瘾一样都是精神疾病。

据报道,网络成瘾者占网民人数的13%。截至6月底,我国网民规模达3.38亿,如此算来, 我国网瘾者多达4394万,真是惊人的天文数字。而且,据专家说,从年龄结构上看,网瘾并不是青少年的“专利”,不少成年人也因为生活压力、感情等问题, 试图借上网回避现实或缓解不良情绪,结果事与愿违,不仅老问题没解决反而上网成瘾。如此说来,诸如我等青年,也必是网瘾无疑。笔者想知道的是,这其中有多 少是被网瘾的?

无端被网瘾很可怕,让人很不爽。更让人害怕的是,被网瘾之后会不会被治疗?很蹊跷的是,为何 要认定这么多网瘾?这背后有没有利益链?当然,当下,确实有不少网瘾少年,家长为此痛苦万分,这些孩子的确需要诊治,但为何要估算出这么多网瘾者?由此笔 者想到了算命先生,算命先生给人算命时,总爱夸大其辞、危言耸听,越这样算命人才越惊恐地向算命先生求助,而算命先生才越容易获利。

那么,危言耸听的专家与治疗网瘾的公司有没有利益勾联?在无确凿证据之前,不能轻下妄言,但 不争的事实是,网瘾成了摇钱树,网戒机构多如牛毛。据央视《经济半小时》报道,网戒行业的规模已达数十亿元,不少机构利用家长病急乱投医的心理牟取暴利。 以某网戒中心为例,每个孩子每月需6000元,按照每个疗程四个半月计算,收费为2.7万元。以其宣传时所公布的3000人来算,几年来,凭着治网瘾这一 单买卖,他们的收入是8000多万。显然,不管有意还是无意,在全民皆网瘾的大力宣传下,网戒机构必然顾客盈门、生意兴隆、财源滚滚。

在被网瘾后,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会被治疗。 (本文来源: 中国青年报 )

评论

我的评论:

发表评论

请 登录 后发表评论。还没有在Zeuux哲思注册吗?现在 注册 !

暂时没有评论

Zeuux © 2019

京ICP备0502807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