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墨

老墨的博客

他的个人主页  他的博客

石榴

老墨  2009年10月15日 星期四 09:50 | 1079次浏览 | 1条评论

青藤有一首题画诗:“山深熟石榴,向日便开口。深山少人收,颗颗明珠走。”

今天同事带来几颗大大的石榴,分而食之,却不禁让我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。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,出了小学的门右拐,经过清真寺、烟袋巷、北大街、幼儿园、大浴室,就到了文化站。文化站曾经是巡检司的衙门,也曾经是小学的校址,粉墙黛瓦,那时候还有镇水的铁牛和一块清时楷书石碑在一旁。地上似乎是石板,粉墙上苔藓和水流的痕迹滑出道道墨绿的痕迹。

衙门只是一道,衙门里有不少书。后面是一处大的院落,院落里有一颗大大的石榴树。石榴树后面,又是一栋颇大的房子,中间完全是空的,边上放着一些桌子椅子。可以围成一圈,大家坐下来喝茶;或者排成几排,就着黑板讲讲心得。 我记得那时候经常会有雅集、笔会,周围县市乡镇的书法国画爱好者,都会过来。我想我的沙龙和聚会的情节,大概源于此吧。

记得新年大家会来商量写了春联送给贫苦的百姓,春三月会琢磨着大家去哪交游或者去其他县市笔会,夏天大家围坐着看书聊心得乘凉,秋天则最为畅快。门口的甘棠树光秃秃的,霜叶尽脱,一地云影。石榴熟了,大家带着酒,过来,在长满苔藓的石板地院子里排好几张桌子,铺上毡子,铺上生宣,铺上镇纸,谁写字,无论什么体,或者画画。大家坐着喝喝酒,就着大、甜、水的石榴,其乐也融融。

我还记得一次父亲讲心得,提到法度,讲永字八法,讲四宁四勿,等等。我还乱插嘴,满身格栅影子的大人们的轻笑。他们都叫我小同学,意思是同学之人,不是晚辈了。

如今十几年过去,忽然遇到如那时候那么好的石榴,又想起青藤的诗。不管有没有人陪着,明珠就是明珠。如今现在不会再在那里聚了,文化站这个名词也已经远去,文联也搬到了政府大院里,门口的铁牛移到了古运河边上斗野亭里,衙门里的书也搬走了,石板也是冰纹如裂。想那棵老石榴,没有了人盘桓其下,许是有些落寞,却也是“明珠”的本来面目。

评论

我的评论:

发表评论

请 登录 后发表评论。还没有在Zeuux哲思注册吗?现在 注册 !
胡钧

回复 胡钧  2009年10月15日 星期四 14:02

写的不错。

0条回复

暂时没有评论

Zeuux © 2023

京ICP备05028076号